山西国储物流有限公司
Shanxi National reserves Logistics Ltd.
联系方式
000008

公 司:山西国储物流有限公司

电 话:0354-3051305

传 真:0354-3051305

邮 箱:www.shanxiguochu.com

地 址: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中都北路双拥巷118号

煤困山西     -------武 亦文


一、缘起煤炭

近期,众多网站转载了《全国34省市区形象地图》,数据显示,山西的好感度得票率只有1.5%,排名第23位,在贡献认可度方面却赢得2.7%,排名跃居第8位,直升十几名。山西以占全国1/60的国土面积,生产了占全国1/4的煤炭,同时还生产了3/4的焦炭、1/13的火电。可见,在全国人民心目中,山西作为能源大省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。

煤炭是山西最大的地标。

1.分布广:山西是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,15.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,含煤面积达6.2万平方公里,占40.4%。

2.储量大:山西煤炭储量6500亿吨,占全国的11.9%,仅次于新疆和内蒙古。查明保有储量2688.16亿吨,占全国的27%,仅次于内蒙古。

3.煤质好:山西的煤炭质量好,特别是稀缺煤种:炼焦煤338.82亿吨,占全省煤炭的12.6%,占全国同类煤的61.4%,价格最高时卖到2000元每吨;无烟煤470.4亿吨,占全省的17.5%,占全国的三分之一。

4.采掘历史悠久:北魏郦道元在《水经注漯水篇》中写道:“山有石炭(煤),火(烧)之,热同樵炭也”,记载了当时大同矿区利用煤炭的情况。唐宋时期民窑已很普遍,明代产煤大县相继涌现。山西保晋矿务有限总公司于1907年在太原创办,揭开了山西近代民族资本机器采煤的序幕。

5.能源通道已成规模:新中国成立以来,山西累计产煤130亿吨,净调出100亿吨,占全国省际间调出量的75%以上。1973年山西开始向外输电以来,累计外送电量5922亿千瓦时,特别是重点担负向首都和华北、华东送电的任务。北京用电量的四分之一来自山西,形象地讲,北京4盏电灯有一盏是山西点亮的。

我们知道,当今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——瑞士,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国家,但它却是世界上国民幸福度和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。相比之下,为什么山西拥有如此丰富的资源,却始终走不出因煤而兴、因煤而困的发展循环,始终摆脱不了兴衰成败系于煤炭的历史梦魇?煤炭在山西经济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,又是如何一步步影响、主导甚至绑架了山西经济?

二、煤炭对山西经济的影响

了解了山西煤炭的特点和历史,那么在不同的时期煤炭又是如何影响山西经济的呢?根据时间维度和煤炭对经济影响程度的不同,我们简单划分了四个时期:分别为解放前,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前,改革开放1979-1999年,新世纪初期到现在。

1.解放前时期(1911-1949)。山西的煤炭开采史可以追溯到唐宋时期,官方开采从明朝就已经开始,但是真正成规模开采,并且在经济中占据一定的分量,应该是清末民国时期。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现代化进程的开始,蒸汽机火车等机械的使用对煤炭的需求量加大;二是清朝末期山西商帮票号开始衰落,经济重心开始转向煤炭。当时政府非常重视煤炭开采,围绕煤炭专门成立了西北实业公司。

解放前山西经济的发展,主要在阎锡山统治时期。表里山河的地理优势,加之各类矿产资源非常丰富,经过阎锡山近40年的治理包括民国1927-1937年黄金十年的发展,山西人民富足有余,各项工业门类齐全,已成为当时典型的小康省模范省,当时的山西在全国来说属于最为富庶的地区之一。阎锡山也两次被蒋介石封为“模范省长”。阎锡山为什么能把山西治理的这么好,有一个重要的因素,就是他十分重视教育,他被称作是中国义务教育第一人,他治理山西期间,要求老百姓不论贫富贵贱的小孩子,都至少要上4年学。当时,山西适龄儿童入学率每年都在80%以上。还有就是务实发展各门类产业,最为重要的一个因素,还是因为他手中有最为核心的资本就是“煤炭”,特别是炼钢铁用的焦煤,有了煤炭山西经济就有了资本,就像今天阿联酋迪拜依托石油财富加快了现代化进程。

虽然煤炭在当时工业经济中份量不大,但是那个时期煤炭所起作用大,是核心竞争力,控制了煤炭就控制一些经济产业的咽喉,特别是钢铁行业,成为稳定的财源。

2.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前(1949-1978)。在党的领导下山西经济、政治红红火火,“大寨”、“申纪兰”各种全国的典型被树立。山西由于有比较好的工业基础(1949年山西的工业企业有2840个,当时全国多数省份工业企业数不超过500个),从炼钢、枪炮制造的重工业到生产鞋帽绳子的轻工业,一应俱全。依托丰富的煤炭资源和较好的工业基础,山西经济开始阔步前行。这个时期煤炭占工业比重20-30%,比重提升原因是,山西煤炭已经开始支援全国建设,大同对口北京,阳泉对口上海,所以阳泉当时有小上海之称。这段时间山西经济在全国各省的排位为10-15位,中游偏上。

3.改革开放到1999年(1978-1999)。这个时期,市场经济正处于大发展时期。山西的主要产业为能源冶金等行业,涉及国家经济命脉,市场化步伐走的慢,慢慢地就落后了。这个时期山西的轻工业经历了改革开放初期短暂的辉煌,到90年代初期开始逐步走低,甚至消失。比如我们小时候非常熟知的品牌:海棠洗衣机、春笋电视,还有芳芳洗衣粉、环球牌自行车、华杰牌电子表、太行牌缝纫机等风靡一时的品牌逐步消失。这个时期煤炭比重开始大幅提升至40%。但是这个时期由于价格双轨制,一部分煤价靠市场一部分煤价计划,山西真正得到利益利润少之又少。特别九十年代中期的市场滞涨,煤炭价格很低,煤炭虽然大量开采,但是产生价值大打折扣,经济总量在全国排名一下滑落到20位左右。这个时期大量煤炭企业,从集团卖给私人。

       4.从2000年到现在。期间包括煤炭“黄金十年”(一种说法是2002-2012年,一种是2003-2013年,总体是10多年时间)在这期间以煤炭、石油为代表的能源需求增加、价格大幅提升,刺激拉动经济快速增长,山西省GDP增速更是在2007年达到顶峰,当年山西省GDP增速为14.2%,创造下了25年来的最高值。也正是在这十余年间,繁荣的煤炭业挤压了其他产业的发展空间。2000年,山西省煤炭占工业的比重为26.9%,到2011年这一数字变为58.7%。期间由于市场变化和波动,一度达到70%左右。总体上,焦炭、钢铁、电力,加上煤炭四个行业占工业比重90%左右。由于只有煤炭和煤炭相关产业拉动,发展风险相当的大。到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,山西经济总量在全国排位滑落到了23位,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对山西影响很大,但是紧接着4万亿救市投资计划出台后能源价格又上涨,并且创了新高,山西经济又回到平常轨道。虽然这个时期山西为了安全生产进行了“煤炭资源整合”,大量私营煤矿兼并重组,煤炭经济占比下降50%以下,但是此时正值4万亿后期,随着产能释放,煤炭产量大幅提升,造成产能过剩。

2013年以来,煤炭行业结束了“黄金十年”的辉煌。受市场疲软、产能过剩等多种因素影响,我省煤炭企业利润大幅度下滑,同比利润下降89.5%,据统计,2014年1-9月每吨煤平均利润仅为2.57元,卖一吨煤的利润买不及一瓶饮料。最近的统计,2015年4月之前,我省煤炭企业亏损面超过80%,大部分煤炭企业经营困难重重,举步维艰。受煤炭影响,2014年山西省GDP增速仅为4.9%,全国倒数第一。

回顾山西经济发展历程,煤炭从解放前后山西核心竞争力,到成为山西经济发展拖累包袱。煤炭工业发展的同时,也使山西逐步陷入了因煤而困的“立体式”困局。

一是政治上的困扰。山西出现系统性、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,主要发生在煤炭及相关领域,不少干部深陷其中,倒在煤上,而且量大面广。

二是经济上的困扰。长期以来,山西形成了“一煤独大”的产业结构,煤价大幅下跌使我省经济发展陷入困境,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出“断崖式”下滑。

三是生态环境上的困扰。山西最基本的省情是煤多水少,全省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人均量的17%,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严重缺水界限。而采煤使地下水循环系统遭到破坏,地下水位下降,地表径流锐减,泉水断流加剧了水问题。(国有煤矿生产1吨煤,耗费2.48吨水资源。由于长期高强度开采煤炭及相关产业的发展,人们形象地说:“挖了一个坑,流了一沟水,冒了一股烟,留下一堆灰”)。煤炭生产加工对生态的破坏,对大气的污染也是十分严重的,山西也因此成为全国环境问题最严重的省份之一。

有人说没有煤炭山西发展会更好,也有人说山西患上了典型的资源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荷兰病”。甚至有人说,山西陷入了“资源诅咒”。说得透彻一点,就是资源开发锁闭了发展功能,制约了发展空间,甚或拖累了经济发展。引以为豪的资源优势,成了山西的困惑和苦涩。

三、煤炭为何变成山西的阻碍

借助天赐的煤炭优势,为什么山西经济没有发展好反而一步步滑落,山西为什么不借助煤炭的优势发展别的产业,开始转型发展呢?

英国著名的左翼经济学家霍布斯鲍姆认为,资源的突然出现和改革的动力之间构成一种悖论:在贫穷时,改革的动力会特别强大,但是某一天资源的突然出现,却很可能使改革的动力销解。这种能源与改革动力的相背离的景象,在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过程中亦得以呈现。中国经济发展较好、市场化程度较高并且人民相对处于均富状态的省份,都是一些能源小省,例如浙江省、江苏省、福建省、广东省等东南沿海的省份。相反,一些能源比较充分的地方,如东北、西南的省份,包括山西,都是资源异常丰富的地域。但是因为资源的丰富,反而让这些地方在改革动力、创新突破以及对财富的态度上,与东南沿海省份形成鲜明的落差。

其实山西历任领导都知道煤炭比重大不好,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肯定风险大,从80年代起山西历任领导都在提转型,只是口号不一样。2004年,时任山西省长张宝顺提出了“三个发展”:转型发展、安全发展和和谐发展。这是山西省委文件里,第一次用“转型”这个词。前任省委书记袁纯清提出以煤为基、以煤兴产、以煤兴业、多元发展的转型跨越发展的思路。新任省委书记王儒林提出“六大发展”思路:廉洁发展、转型发展、创新发展、绿色发展、平安发展、统筹发展。这些领导的核心发展理念都是转型,破解一煤独大,核心都是不要煤炭比重太高,但是为何煤炭比重最高的时候接近工业的70%(在工业体系中,一个行业如果占比超过6%可以说是支柱行业,其他省份一般支柱行业都是10个以上,内蒙的煤炭产量全国第一,但煤炭行业占工业比重才20%多),原因是多方面,下面我就最近了解和学习的情况谈一些肤浅的认识。

一是全国发展一盘棋,国家对山西定位就是能源重化工基地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初期,国家对山西经济明确定位为“能源重化工基地”(1979年8月,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来山西视察检查工作期间,首次提出了把山西建设成全国能源基地的建议。这一建议立即得到了山西省委的认同,客观评价,在当时背景下应该是为山西更好的发展。1980年,山西省委、省政府出台了《山西能源基地建设计划纲要》,从此山西拉开了规模宏大、持续多年、对山西经济发生了深刻影响的能源基地建设的序幕),当时全省80%以上的投资都是煤炭和相关产业,全国一盘棋的结果就是山西轻工业的凋零,和以煤炭为代表重工业的野蛮增长。这种畸重的工业结构决定今后转型的困难(山西煤、焦、冶、电四大行业占工业比重最高时超过95%,另外3大行业均依托煤炭),车太大了掉头难上加难。在不充分竞争市场下,山西只能多开采煤,获得少的利润,因此煤炭越做越大,越挖越穷。

二是市场驱动,资本趋利动力是阻挠煤炭转型的核心力量。上世纪山西不转型是因为国家行政命令把山西定位能源重化工基地,不让转;而本世纪初,特别是加入WTO后煤炭形势好转,相当一部分煤矿转为私营,为什么不转型?煤老板这么多钱为啥不好好发展点别的产业呢?这其中的核心就是资本的力量。资本是理性趋利的,马克思有经典名言:如果有10%的利润,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20%的利润,资本就活跃起来;有50%的利润,资本就铤而走险;为了1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3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。

都知道山西煤炭多,但是煤炭行业利润究竟有多大?我们可以算个账:由于山西煤炭质量较好,价格平均按照5500大卡的动力煤来测算,在2003-2013年间最高价格为620元/吨,最低时也是450元/吨以上,煤炭生产成本多少呢,一般企业会说是300元/吨,其中100元是各种煤炭发展基金费用,100元是煤炭设备投入平摊和人工费用,另外不足100元是当初购买煤炭的资源价格。真实的煤炭生产成本应该是不足200元/吨,特别是一些国营大矿和一些私营小矿,吨煤成本应该不足100元,其实认真分析煤炭行业利润在100%以上,而同期做加工行业的利润为7-10%,同样的资本一个能得到100%甚至200%的利润,如果你是煤老板,你会作何选择?正因为别的行业的利润很难刺激他们动力,因此转型发展的动力不足。

三是唯GDP的发展政绩考核导向。经济发展第一要务,一个县和市的领导任期是3-5年,3-5年内要出成绩,财政和GDP要快增长,公园、道路、低保、卫生医疗等民生设施要大投入,钱从哪里来,煤炭短平快,见效更快,没有比煤炭更好的抓手,只有抓煤炭了,财政收入上来了,GDP增速加快了,城里路宽了公园也多了,政绩也就出来了。例如:产生腐败最多吕梁经济从2000年左右,全省11个市倒数第一第二到2013年全省经济第3位,靠的就是煤炭(2014年负增长2%,全省垫底,坐了个过山车)。吕梁经济发展,带动一批干部发展,从吕梁走出的几任常委,聂春玉、杜善学、白云等最后又都走向了不归路。

四是观念闭塞,以煤炭为依赖的资源文化根深蒂固。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思指出:提供路径依赖的钥匙是文化。文化乃软实力的集中体现。在全球化浪潮中,产品可以复制,技术可以引进,文化却无法拷贝。如果一个地方的经济活动被资源所主宰,一定是可怕的。如果一个地方的发展文化被资源所主导,则更加可怕。遗憾的是,前些年资源开采门槛过低、资源红利唾手可得,使一些人眼目中只有煤炭,离开了煤炭好像就失去了活路。这就使三晋文化的特质发生了重大变异,形成了(确切地讲是异化为)以煤炭为依赖的“发展生态”和“资源文化”。这就是为什么坐拥丰富资源的山西,经济发展反而滞后的根本原因之一。也因此,新任省委书记王儒林提出要用“三个文化”重塑山西:即弘扬源远流长的法治文化,博大精深的廉政文化和光耀千秋的红色文化。

综合上述原因,煤炭经济给山西发展带来的后果就是:“想转时转不动(重工业体量太大和国家政治压力),能转时又不愿转(资本趋利的驱动)”,最后只好稀里糊涂向前行。

四、破解困境出路何在

煤炭是重要的基础性能源,占全国能源消耗的60%以上,近期国务院的通知是把煤炭占比减少到62%,因此近期看能源消费结构不会有大的改变,煤炭产业发展依然是山西的主要发展方向。那么,破解困境的出路何在呢?

释放市场活力,推动煤炭革命。

对山西来说,所有的问题都是出在煤上,治好了煤炭,就治好了一切。2014年11月,省委书记王儒林提出了推动煤炭产业向“市场主导型、清洁低碳型、集约高效型、延伸循环型、生态环保型、安全保障型”转变,走出一条山西“革命兴煤”之路。今年1月28日,李小鹏省长在山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表示,山西省将大力推动以煤炭消费、煤炭供给、煤炭管理等在内的“煤炭革命”,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。

1.推进煤炭管理体制改革

2013年、2014年,我省相继出台了“煤炭20条”、“煤炭17条”。2014年11月,我省正式发布《山西省煤炭焦炭公路销售体制改革方案》,决定从2014年12月1日起,全部取消相关企业代行的煤炭、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;全部取消煤炭、焦炭公路运销票据;全部撤销省内煤炭、焦炭公路检查站、稽查点。从2015年1月1日,我省根据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《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》正式推行煤炭资源税改革,按8%的税率执行资源税,同时取消了矿产资源补偿费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、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三项规费,实行清费立税,资源税“从量计征”转变为“从价计征”。2015年1月25日,山西省委、省政府正式出台《关于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》,意见明确:(1)2020年前,我省原则上不再新配置煤炭资源。(2)2020年前,除“关小上大、减量置换”外,不再审批建设新的煤矿项目(含露天矿)。(3)严格执行控制煤炭产能增长的产业调整政策。(4)停止审批年产500万吨以下井工改露天开采项目。(5)全面推进煤炭资源一级市场招拍挂。意见从资源配置、项目审批、建设生产、生态治理、安全监管、销售体制、交易方式、企业改革、权力监管、法治建设、改革推进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提出了明确的要求,最终目标,就是要通过深化改革实现企业效益最大化、行政效率最优化、发展环境最佳化、运行体制科学化、监管方式法治化、管理体制和管理能力现代化。

2.同时加快非煤产业发展。王儒林在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提出,走出“一煤独大”的困局,要做好煤与非煤两篇大文章。努力争取国家更多更大更实惠的支持,加快装备制造、文化旅游等非煤产业发展。山西比较讲政治,真正为了山西经济发展实惠政策不多。山西经济总量在全国占得比重2.5%左右,国家各种优惠政策给山西调拨时基本都按照2.5%的比例给山西,例如:4万亿时,给山西也就1000亿左右;其他别的政策也是大多如此。但是山西为全国经济做的贡献远远不止2.5%。山西装备制造基础不错,铝和钢材产量大,材料价格便宜,此外山西也可以发展高科技,例如:阳泉的百度云计算中心。此外,山西人文资源丰富,地面上文物看山西,名山大川,文化旅游业被列为我省7大非煤产业之首。

对于如何破解煤炭困局,从经济的角度、金融的角度等都有很多具体的、建设性的建议和措施,由于时间的关系在此不一一赘述。其实关于如何切实解决煤炭困局,几十年来,多少山西仁人志士做了无数次尝试,都没有一个十全十美办法来解决,当然这其中有历史和时代局限性等各种因素存在。今天我在这里先抛砖引玉,也把这个略显宏大的问题留给大家思考。

(武亦文)


在线客服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00-17:30
 联系方式
徐经理:13623623455
关经理:13934603513